莲协空间户外论坛's Archiver

轻颦 发表于 2011-6-8 23:39

读友

<DIV>
<P ><FONT face=宋体>近来腾出时间来,在读字。<o:p></o:p></FONT></P>
<P><FONT face=宋体> “迎春,你告诉我,爱情它究竟是奢侈品还是必须品?我已婚已育,我自觉爱情对我是多余的,是不应该的,可为何失去它时,我为何会觉得生命已经变成行尸走肉? <o:p></o:p></FONT></P>
<P ><FONT face=宋体>我只是在幻想,幻想一种理想的精神空间...</FONT></P>
<P ><FONT face=宋体>说白了,就是一种精神盟友,彼此吸引,相互欣赏,但因为天时、地利、人和皆不具备既成事实的可能性,于是只能做成最纯洁的朋友,但这种爱意又是始终都在的,成为各自生活、努力和前进的推动力,成为对这个世界心存贪恋的强大因素。”<o:p></o:p></FONT></P>
<P ><FONT face=宋体><BR>   这是新好朋友刘静好的作品《两只黄鹂鸣翠柳》,文中格调清简瘦洁,短小精练,却行文风趣,情绪低回婉转不已,很有意味。<o:p></o:p></FONT></P>
<P ><FONT face=宋体> 我一向喜欢美女,特别是智慧、有趣味的女性,早已超越了欣赏的层面。<o:p></o:p></FONT></P>
<P><FONT face=宋体>   我不断地凭着感觉去寻找她们,一旦找到,两相惊怕。然而对于相知,仍然有滥用的嫌疑。一个人,在读另一个人的时候,可以瞬间感觉到愉悦、真实、光明与单纯,而获得的启示与机会,不是简单地用言语所能概括。其实,就如此,也够了。<o:p></o:p></FONT></P>
<P ><FONT face=宋体> 还有下面的,也是女性,整个文字让我感觉说不出的动人。<o:p></o:p></FONT></P>
<P><FONT face=宋体> “我叫SHOLGB ,我的小工作室里堆满了画布,颜料罐、调色板和空矿泉水瓶,朋友来的时候,我请他们到阳台上喝酒,我出生、成长,并极有可能死在北伦敦,有的人觉得自己被一些难忘的瞬间或某种风潮所影响,但我不同,对于我来说,一切都与这个城市有关,因为我是那种愿意留下来的人。”<o:p></o:p></FONT></P>
<P><FONT face=宋体>   我想起多年前去过的起风的北方,干躁的空气中有一种粗粗的摩擦感,忧郁,却又清浅,其实你还来不及感觉,已经消逝无踪,没有了。</FONT></P>
<P><FONT face=宋体>   但有一种美,会留下来,一直。</FONT><o:p></o:p></P>
<p></DIV>

晚风 发表于 2011-6-9 11:30

<P>喜欢轻<STRONG><FONT face=Verdana color=#61b713>颦的文字。。久违了</FONT></STRONG></P>

页: [1]

Powered by Discuz! Archiver 7.2  © 2001-2009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