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春风桃李花开日,秋雨梧桐叶落时

古人云:一叶落而知天下秋。每当读到这句古谚的时候,我就想,那是哪棵树上的哪片叶子有这般的神奇?后来适值秋夜未眠,在萧瑟秋风中,我隐约听到院中梧桐的叶子纷纷地落下,一路裹挟着寒意,所及之处都会碰擦出各种细微的声响,我方悟出:那片报告秋讯的叶子,一定是梧桐叶。  入秋以后,宽宽大大的梧桐叶,变得发脆,发硬,比其他的树叶更要禁不起一点风吹;如果是一夜秋雨飘瓦,第二日便满地残叶,我于是对梧桐知秋的玄想就更笃信不疑了。 我在蜗居皖南的时候,院子里就有一棵梧桐树。 那棵梧桐是一棵有灵性的树,它常常使我感到梧桐在中国文化的意象中决不只是一棵普通的树那么浅显和单薄。 梧桐在古代的中国可谓是神树。《诗经·大雅》写道:“凤凰鸣矣,于彼高岗。梧桐生矣,于彼朝阳” 。凤凰是传说中的东方神鸟,无尚的高贵圣洁,神鸟只选择梧桐树栖息,足见梧桐具有怎样的神奇了。庄子《秋水》云:“夫鹓鶵发于南海,而飞于北海,非梧桐不止。”此典也可以印证良禽择木而栖的神异。我同时也感叹,以梧桐这样的神性,在远古的中国民间文学中,不过寥寥数笔。中原的农耕民族真是太苦了,如果是逐水而居的游牧民族,不知还要为此演绎出多少的东方传奇。 梧桐也是中国的相思树。它身上凝结着太多的离愁,太多的牵眷。“梧桐更兼细雨,到黄昏,点点滴滴。这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得!” “无言独上西楼, 月如钩, 寂寞梧桐深院锁清秋。” “高楼目尽欲黄昏, 梧桐叶上萧萧雨。”这些都是哪个多愁善感的诗人苦吟出来的诗句呢?何等的缠绵悱恻!何等的惆怅哀婉!白居易在《长恨歌》里写唐玄宗和杨贵妃的生离死别,用一联“春风桃李花开日,秋雨梧桐叶落时”,来抒写夜雨闻铃,梧桐入梦,勾起主人公多少伤心的回忆,这样凄美的描写,读之实在令人唏嘘不已。 梧桐就是这样一种集浪漫、诗性于一身的树。 它不同于一般的树。中国土生土长的梧桐,高大魁梧,树姿挺拔,绿叶疏朗,树皮平滑翠绿,高直的树干擎着翡翠般的碧绿巨伞,气宇轩昂。它气质非凡,清雅高洁,神圣不可凌,是当之无愧的玉树临风啊。 可是,梧桐在现代中国又是一棵备受冷遇的树。城市里已经没有它的立足之地。只有在一些穷乡僻壤才可以觅到它的影踪。可以说,没有几个中国人能辨认得出那些本土的梧桐树。很多中国人都错将西洋“悬铃木”当作梧桐,又美其名曰“法国梧桐”。其实“法梧”,也不是法国的“国粹”,它原产北美,传入欧陆已经是个杂交树种了。殖民时代洋人将它们引进中国,栽种在上海的淮海路、华山路这一带作行道树,而这一带是法租界,所以就有了“法国梧桐”的谬传。法梧其实是一种廉价的树,生命力强,树冠大,能遮天蔽日,栽在道的两边像阅兵一样肃立整饬,呈几何对称,这恰恰体现了西洋人的审美趣味,可是就连这样鄙俗的物种,都能被后世的小资当成浪漫的符号,当成时尚的元素。 殊不知,中国梧桐才是真正的浪漫与诗性的滥觞。 正是秋雨梧桐叶落时,很怀念有梧桐在院子里的那些时光,无论是夏日的荫蔽,还是秋日的伤感,都已经在我心中幻化成一个遥远的梦。
我发誓今生一定要找个有梧桐的地方住下来,顺便为自己的灵魂找个安栖之所!
无言独上西楼
月如钩
寂寞梧桐
深院锁清秋
剪不断
理还乱
是离愁!
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

写于初稿20111110修改于20111202晚22:30分
                                         __kelly
人要耐得住寂寞,才能守得住繁华!

返回列表
`Tʥ `ǥ Хåȥ`ʥ Хåȥ`Tʥ ` `ө`ͨ؜ʥ֥󼤰ͨ؜å` Ʒ󥿩`ͥåͨ؜ǥ ѥTå` ˥ե`Tʥ ѥTͨ؜Tgorakutenʥ ˩``å` `ѥ å` ʥ ˥ ѥ å`ƥЩ` ֩``ͨ؜ʥ ˩``UGG֩`ČT؜ӵUGG֩`ČTUGG֩`å``å`ƷTʥ Хåʥ ե` ʥ ѥ ƥЩ` ֩`Ʒ؜`rӋTѥǥ`ѥñå`ƷTʥT